当前位置: 首页 > 企业文化 > 文化故事

一个改变我人生轨迹的女人
作者:冯学瑶   创建时间:2012-12-27

   现在来说她应该是一个中年妇女啦,但在二十年前她还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姑娘呢。

   那是在二十年前……

   1991年8月,作为云天化技校第一批往外分配的学生,我们怀揣着对省城的繁华和对春城美丽的向往,以及迫切想摆脱父母的唠叨和呵护的心情,来到了这个原叫云南磷肥厂的地方。

   当时在我们的心里这个和云天化齐名的化工厂,应该和我们熟悉的云天化一样,优美的环境,漂亮的厂房,先进的设备和成熟的管理。可是当大客车从狭小的厂大门进入工厂后,看到的却是烟尘弥漫和低矮的厂房……

   由于司机也不知道厂办公大楼在哪儿,我们的车开到了当时号称“劳改工段”的五工段门前(现在的造粒工段)。我下车去问路,看见一个头戴一顶像日本鬼子(有护脖子的布帘)一样帽子,脸上戴着像猪嘴似的面罩的人。面罩外裸露的眼脸周围,不知被什么东西染得乌漆麻黑。看见这个摸样,我心里不免吃了一惊。我问他是正式工还是民工,他讲是正式工!

   天啦!我们哪见过这阵式啊!这和当时宣传说的:“骑着单车就可以上昆明,推开窗户就可在滇池钓鱼”的美景出入也太大了吧!

   我上车一说,大家的心瓦凉瓦凉的。记得当时有一些女生在车上就哭了!嚷着要回家!……

   分工下车间了,我又非常不幸的被分在了当时所谓的“黑五类”车间的水泥车间。望着通往操作室的楼梯上那深可没至脚裸的灰,看着那些从没见过的输送设备,什么斗提机、螺运机、皮带机等,都在怪叫着往外喷着灰……这样的工作环境让我几乎崩溃!在以后的日子里,我醉过!哭过!心中发誓三个月内我要离开这个“鬼地方!”

   由于心情不爽,加之很听不懂昆明话,人家也听不懂我的四川话,我谁也不理。

   一个星期过去了。

   一天当班,冷却机岗位漏料,大量经过脱水冷却后的磷石膏粉末,像流水般涌进了冷却机地坑。

   这时冷却机岗位走来了两个女同事,一个年长一点的看着像师傅,一个像是她的女徒弟。女徒弟年龄和我相仿,身材高挑,容貌清秀,留着一个“儿子头。”

   只见她们穿戴好防护用品,扎紧裤腿,纵身跳进了灰堆中。她们的身体,在慢慢的下沉,不一会儿灰就淹没到了她们的腰部。就这样她们站在齐腰深的灰中就开始了用铁铲铲,用桶舀清理灰料。

   这女徒弟不经意的一跳,引发了一件“大事!”

   也许她根本没意识到这一跳对我意味着什么?!这一跳像一个响亮的耳光抽在我的脸上!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尚可如此,这让我这个大老爷们儿“情何以堪”呢!

   我感到羞愧、感到耻辱!我转身冲回操作室问师傅:“铁铲在哪儿?”

   师傅们惊愕了:“你不是哑巴啊!”

   我拿着铁铲加入了她们的工作,事后师傅告诉我这个女孩叫张昆丽,是招工进来的,比我早进厂几个月。

   女孩的一跳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,让我知道怎样去生活,怎样去工作,使我重新找到了人生的价值与意义。

   这一干啦就二十年过去了!二十年让我从一个“愣头青”步入了中年。二十年让我见证了云南磷肥厂到三环分公司翻天覆地般的变迁,如何从灰蒙蒙的工厂变成了一个如园林般美丽的工厂,也让我从一个听故事的人变成了有故事和讲故事的人。

上一篇: 一诺千金
下一篇: 选职工信得过的后备干部